豆瓣最新上映榜单

热门资讯

成龙新片《龙牌之谜》惨烈扑街?销售不到2000万

《龙牌之谜》是由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奇幻冒险片,由俄罗斯导演奥列格·斯特普琴科执导,成龙、阿诺·施瓦辛格特别出演,杰森·弗莱明、姚星彤、安娜·秋丽娜、李彧联合主演,马丽特约出演。该片于2019年8月16日在中国上映  。该片讲述了古老的东方传说,龙王在睡觉的时候睫毛长到地里能够长出茶叶,但巫师利益熏心,用巫术控制村民。测绘师格林与成兰最终依靠勇敢和机智战胜了邪恶的巫师观看地址

原创: 海女小报 4月前

能想到,成龙新片的票房竟惨淡至此!

8月16日,成龙的新电影《龙牌之谜》低调上映,尽管这部玄幻片集齐了成龙与施瓦辛格两大“招牌”,但两人戏份并不多,影片在上映首日也只拿到6.5%的排片,首日票房仅达到800万。

image.png

之后,《龙牌之谜》在4.1分的低迷口碑之下,影响力一路下滑,预计最终票房将止步在2000万以下。

《龙牌之谜》低开低走,为成龙近几年的烂片之路又拉长了几分,而与成龙深度绑定的耀莱影视同样难辞其咎,公司也是《龙牌之谜》的出品方之一。

image.png

耀莱影视曾凭借实控人綦建虹与成龙的交情,独家拥有成龙品牌,但在长期运营中,却持续消耗成龙的影响力。如今,耀莱业绩变脸,綦建虹卸任诸多职务,失去纽带联系的成龙也与耀莱渐行渐远。

独家拥有成龙品牌但烂片不断

  一直以来,成龙在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他所开创的喜剧式动作片,成为一种独立的类型片立足于市场,他所获得的奥斯卡终身成就奖也足以说明成龙的个人价值,以及他对整个行业的贡献。

  然而,近几年来,成龙的电影口碑越来越差。尤其是在2017年之后,成龙的作品甚至鲜少在豆瓣超过6分,最近的《神探蒲松龄》和《龙牌之谜》评分分别为3.8和4.1,不断出现的烂片一点点消耗着粉丝的情怀。

image.png

值得注意的是,在这些影片的背后,都有一个共同的参与者,也就是出品方耀莱影视。

  耀莱影视成立于2013年。在此之前,成龙在大陆的影片主导权并没有固定、统一的运营方。成龙本人也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成龙影业,不过,成龙影业相对规模较小,后来公司团队经过重组,并入耀莱影视。

  也就是说,在耀莱影视成立初期就有成龙团队的基因,而新成立的耀莱以“龙”字为logo,也可以看出成龙对耀莱的重要性。与成龙的紧密关系使耀莱影视成为一家主导成龙电影的影视公司。

随着双方合作程度逐渐加深,耀莱成龙影城开遍全国各地。耀莱逐步构建起贯通上下游的产业链闭环。相关公告显示,耀莱影城有权在各“耀莱成龙国际影城”“耀莱国际影城”等影城运营项目中独家使用成龙品牌,且是无偿使用。

  2014年,隶属于北京市国资委的文投集团100%收购耀莱影城的股权,并借壳ST松辽上市,后更名为文投控股。耀莱影视作为文投控股旗下的全资子公司也随之进入资本市场,手握成龙这块金字招牌使耀莱进入影视圈的道路异常顺利。

  截至目前,耀莱影视主控或参投了成龙主演的大部分电影,包括《十二生肖》《天将雄师》《绝地逃亡》《铁道飞虎》《功夫瑜伽》等,甚至整个耀莱系的活动,成龙也都积极为其站台。

  成龙本人的商业价值持续被注入耀莱影视的品牌之中,“独家拥有成龙品牌”成为耀莱的核心优势。但随着成龙电影的口碑不断击穿底线,市场也越来越感受到耀莱对成龙品牌运营的失利。

  明星与资本联动市值一度翻7倍

  成龙与耀莱的合作模式在业内并不常见。尽管双方合作紧密,但成龙并没有在耀莱持股。当然,根据相关规定,成龙是香港人,也无法在内地公司直接持股。

  从表面来看,成龙更像是耀莱长期的签约艺人。而维系这种合作模式的关键人物,即是耀莱的实控人綦建虹。

  綦建虹以代理奢侈品起家,后因与成龙结识跨界至影视行业。

  成龙曾在自传中谈到两人的合作关系:“我们俩的合作模式是,我去外面拿生意回来,他负责运营。”

  长年的交情让成龙对綦建虹相当信任,他认为:“如果要跟人在生意上合作,那我要跟比我有钱的人合作,跟比我聪明的人合作。他(綦建虹)就是这样的人。”

  两人合作的契机出现在2008年,当时由于筹备奥运会,成龙长期呆在北京,“那时候他(綦建虹)每天都陪我一起,在聊天中就成立了我们的公司,又一起合作开了耀莱成龙影城。”

 

业绩变脸成龙或已另起炉灶

  耀莱曾向文投控股交出过一份看起来不错的业绩。

  财报数据显示,2014年-2017年,处于业绩对赌期的耀莱影城为文投控股贡献了1.47亿、2.25亿、3.95亿、3.28亿的扣非净利润。

  然而,在2018年,也就是对赌期过后的首个年份,耀莱业绩随即变脸,以6.43亿的亏损成为造成文投控股大面积亏损的主要原因。

一方面,受行业大环境影响,院线在2018年确实不好过;另一方面,成龙电影整体口碑下滑,在同档期的电影中竞争力越来越弱。例如,今年春节档的《神探蒲松龄》票房仅1.52亿,远不及同档期的《飞驰人生》《疯狂的外星人》《流浪地球》等。

image.png

尽管耀莱在影视方面的发展陷入困境,但这对綦建虹的耀莱帝国并不足以构成致命的威胁。

  然而,屋漏偏逢连夜雨,危机还是来了。

  2018年,由于未在指定期限内执行给付义务,綦建虹被纳入失信执行人名单。受此影响,耀莱影视持有的文投控股2.82亿股限售流通股被轮候冻结,綦建虹也辞去了相关职务。

  綦建虹原本是联系起成龙与耀莱的纽带,这个纽带断掉之后,成龙与耀莱的关系也越来越模糊。

  从成龙之后的相关作品信息来看,耀莱主控的项目正在被压缩。

  除了《十二生肖》的系列电影《十二生肖2》仍然是耀莱影视主控之外,成龙主演并担任制片人的影片《狂怒沙暴》的备案信息显示,影片的备案单位为唐德影视;由成龙担任制片人和编剧的《雪覆沙》则由大唐辉煌传媒出品;《急先锋》的备案单位则是上海礼想境界影视。

  另外,值得注意的是,由成龙担任导演和编剧的电影《我的日记》,备案单位为北京龙家族国际传媒有限公司,该公司的法人为何钧。

image.png

而且,在文投控股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,文投控股的预付款对象之一即为龙家族,涉及的3.08亿预付款包括电影《孙子兵法》1.33亿(其中演员服务费8000万元,投资款5300万元),《大帅》演员服务费8000万元,《防弹特工》演员服务费8000万元,《我的日记》投资款1500万元。

由此可见,文投控股在资本往来上似乎已经开始与成龙的公司直接对接,而在2016年及之前的财报中,因成龙而产生的收入一般直接计入耀莱的业绩之中。
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 海女小报 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评论(0)

评论广场

深度解读

写深解读

如果你对剧情/台词/人物角色或任何角度有你的深度思考和观点,可以与大家分享你的解读。